重庆拿波里服饰

重庆拿波里服饰是一家集设计、制作、销售为一体专业性职业装定做厂家

铁路职工大换装,最新款路服实拍来啦!帅气十足!

《 铁路职工生活圈 》弘扬铁路精神,温暖陪伴你我!


身着旧式路服职工为身着新式路服职工整理妆容


已换装新式路服的男职工互相整理着装


多角度、全方位

来看铁路职工

身着新款制服精彩亮相

感受一下呼铁人的飒爽英姿!


肩章和领花也要退出历史舞台

多少年来,铁路服装从无到有,样式从杂乱到规范统一。铁路制服经过十几次换装,服装样式和色调符合职业装的发展潮流,更加庄重、时尚,反映出铁路人奋发向上的精神面貌。它不仅记录了铁路历史变革,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中国铁路发展的变迁……

那是一个夏日的下午,天气闷的让人难受。可是,即使是在这种天气下,我仍要背着书包,穿梭于各大补习班中。同样的下午,我走进同样的教室。环顾四周,我便看见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。其实我们彼此并不是十分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送到家门口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心中充满了感激。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英国老兵去日本旅游,看到3个日本孩子在玩一种叫“生存”的游戏,一张张卡片上分别有虎、狼、狗、羊、鸡、猎人等图案,3个孩子各执一副。游戏的规则是:虎能通吃,但两个猎人碰到一块可以打死一只虎;一个猎人可以打死一只狼;但两只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答说:“虎和狼都没有了之后,狗就会处在松懈的状态中。这时,不但一只羊能够吃掉它,两只鸡碰到一起也能将它消灭。没有了对手的较量,没有了危机和竞争,任何一种事物都会因松懈而倦怠,从而走向颓废甚至灭亡——我们的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。”“老王平时沉默寡言,总是一声不响的埋头做事,话说最少活干最多却也乐呵呵的收和别人一样的工钱。酷暑,母亲给大家切了一大盘西瓜,吆喝一声,大伙儿有说有笑地赶来拿最大最红的西瓜,等别人都散了之后,老王才慢吞吞地走来,将他漆黑的手伸向那块最小的西瓜,蹲在角落里忘情的吃起来。我那时候小不懂事,见状打趣说到:“王嗲,你都要将那西瓜啃出洞来了!”老王讪讪地笑了一下,把那快啃成片了的瓜皮放下,起身低头抠着自己指甲缝里的米糠。每到夏天,老王总是从乡下给我背来一大捆滚着晶莹露水的青绿大莲蓬,咧着嘴,龇着那口被烟熏黄了的牙,喏喏的说“我起早下水摘的,隔夜的不好吃,新鲜的,新鲜着呢,你吃,你吃一个呢……”,入了秋,老王又带来一纸箱朱红甘甜的小橘子,我欢快地说:“谢谢王嗲,你对我真好!”老王不好意思地挠挠他头顶稀疏的头发,笑了一下,低头转身去上工了,老王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老长,老长。”每当我坐在铁架台上呆滞地看着搬运工们工作时,看到满脸沉重的包袱,颤颤巍巍穿梭往返于货车之间,都会想,那是怎样强大的毅力驱使一个人忍受如此大的痛苦。人们说,老王要当一辈子搬运工。记得大概是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在桌上涂鸦,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撕破了夏日烘热的空气,我赶忙滑下凳子跑出去看个究竟,老王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,在玉米和尖锐的石子夹杂的血泊间颤抖,老王的额头上全是与米糠混合了的看不出颜色的汗水,眼角的沟壑中也满是泪水……老王摔的挺严重的,我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,但是,没多久后他又来上工了。后来,我才知道,老王家的几个姐妹全靠着老王的苦力支撑着,老王啊,如同老黄牛一般的老王啊,在养了自己一家人之后还放不下他同胞的姐妹,恳求着我母亲不要嫌他老将他辞退。——人类邪恶的根源;爱情那是一个夏日的下午,天气闷的让人难受。可是,即使是在这种天气下,我仍要背着书包,穿梭于各大补习班中。同样的下午,我走进同样的教室。环顾四周,我便看见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。其实我们彼此并不是十分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送到家门口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心中充满了感激。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英国老兵去日本旅游,看到3个日本孩子在玩一种叫“生存”的游戏,一张张卡片上分别有虎、狼、狗、羊、鸡、猎人等图案,3个孩子各执一副。游戏的规则是:虎能通吃,但两个猎人碰到一块可以打死一只虎;一个猎人可以打死一只狼;但两只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答说:“虎和狼都没有了之后,狗就会处在松懈的状态中。这时,不但一只羊能够吃掉它,两只鸡碰到一起也能将它消灭。没有了对手的较量,没有了危机和竞争,任何一种事物都会因松懈而倦怠,从而走向颓废甚至灭亡——我们的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。”“老王平时沉默寡言,总是一声不响的埋头做事,话说最少活干最多却也乐呵呵的收和别人一样的工钱。酷暑,母亲给大家切了一大盘西瓜,吆喝一声,大伙儿有说有笑地赶来拿最大最红的西瓜,等别人都散了之后,老王才慢吞吞地走来,将他漆黑的手伸向那块最小的西瓜,蹲在角落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里忘情的吃起来。我那时候小不懂事,见状打趣说到:“王嗲,你都要将那西瓜啃出洞来了!”老王讪讪地笑了一下,把那快啃成片了的瓜皮放下,起身低头抠着自己指甲缝里的米糠。每到夏天,老王总是从乡下给我背来一大捆滚着晶莹露水的青绿大莲蓬,咧着嘴,龇着那口被烟熏黄了的牙,喏喏的说“我起早下水摘的,隔夜的不好吃,新鲜的,新鲜着呢,你吃,你吃一个呢……”,入了秋,老王又带来一纸箱朱红甘甜的小橘子,我欢快地说:“谢谢王嗲,你对我真好!”老王不好意思地挠挠他头顶稀疏的头发,笑了一下,低头转身去上工了,老王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老长,老长。”每当我坐在铁架台上呆滞地看着搬运工们工作时,看到满脸沉重的包袱,颤颤巍巍穿梭往返于货车之间,都会想,那是怎样强大的毅力驱使一个人忍受如此大的痛苦。人们说,老王要当一辈子搬运工。记得大概是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在桌上涂鸦,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撕破了夏日烘热的空气,我赶忙滑下凳子跑出去看个究竟,老王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,在玉米和尖锐的石子夹杂的血泊间颤抖,老王的额头上全是与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可以吃掉一个猎人;虎和狼都被消灭后,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。他大惑不解,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?日本孩子回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。这时,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。我对他说:“你快回家吧!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。”可他却说:“,没关系,淋雨会着凉的。”于是,他坚持把我熟悉,只是经常坐在一起,便熟悉了,每次我来时,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,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。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。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。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,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。他说:“忘了带雨伞了吧!那和我一起走吧!淋浴会感冒的!”我望了望他,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,微笑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,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。外面雨仍就下着,而伞下,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。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米糠混合了的看不出颜色的汗水,眼角的沟壑中也满是泪水……老王摔的挺严重的,我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,但是,没多久后他又来上工了。后来,我才知道,老王家的几个姐妹全靠着老王的苦力支撑着,老王啊,如同老黄牛一般的老王啊,在养了自己一家人之后还放不下他同胞的姐妹,恳求着我母亲不要嫌他老将他辞退。——人类邪恶的根源;爱情

接下来,让我们跟随镜头,

一起来看一下

那些年

那些路服

还有那些回忆!

 新中国成立后 

当时铁道部规定,铁路职工穿着统一制服,既便于履行职务,又有利于观瞻,体现铁路运输半军事化性质。当时铁路职工制服为蓝色,平面蓝市布,大檐帽,帽徽为红五星中间镶以路徽。

 上世纪五十年代 

1951年,制服改为灰色斜纹布。1953年又改为蓝棉华达呢,冬服改为马裤式、西服式两种,冬季为棉帽,女职工夏服上身为西服,配女裙,冬服上身为双排扣式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

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路服采用军装样式,深蓝色,胶质“路徽”图案钮扣。男职工戴有檐布制软帽,女职工戴无檐布制软帽,帽子上缀有“路徽”标志的五角星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

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铁路服冬装。服装为藏蓝色纯毛面料,猎装样式,双排铜扣。红色领带,佩戴麦穗齿轮“路徽”图案大檐帽。显得威风、庄重、潇洒。

 身着84式路服的火车司机们 

当时的铁道部对铁路制服进行了一次大改革,以西服样式为基础,加以改制。春秋服为蓝灰色纯涤纶,冬服为藏青色涤纶华达呢,夏服为蓝灰色棉的确良,加发白色小翻领制式短袖衫,领带为枣红色和绛紫色各一条,帽子为大檐帽。

 上世纪九十年代 

肩章和领花才第一次出现,这时的路服跟现在的已经很像了。

 换装前的路服 

路服象征着铁路职工的形象和气质,也是铁路职工履行职务的标志。

我们铁路制服"旧貌"换"新颜"

从最初的军装同款

到今天的“西服范”

变的是服装

不变的是情怀!

为铁路发展打call!!

cache
Processed in 0.026060 Second.